户名均为龚爱爱
2021-03-25 11:5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媒体调查的“房姐”户籍信息中不难发现,她的四个户口,不仅对应四个户籍、四个不同身份证号,而且跨越了两个省市。众所周知,依据现行户籍法规,一个公民不仅只能同时拥有一个户籍,而且身份证号也是“每个公民唯一的、终身不变的身份代码”,这也就是说,即使迁移户籍,身份证号也不可改变。这种制度背景下,同时拥有四个户籍和身份证号,显然表明,“房姐”至少曾在两个省市成功进行过四次原始户籍登记。

毫无疑问,“房姐”的“一人四户”问题,应该也必须得到彻查穷究!一方面,“房姐”自身肆无忌惮、伪造四个户籍的行为,性质极为恶劣,必须被彻查穷究,不仅要追究一般违法责任,更要严究刑事责任,如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。另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为“一人四户”大开方便之门的户籍管理部门,同样也必须被彻查穷究,严厉追究相关管理人员涉嫌渎职或合谋伪造证件刑责。很明显,在现行手续极为繁琐严格、必须层层把关的户籍管理制度下,极其荒诞的“一人四户”现象依然能产生,绝不可能仅仅只是一种“疏忽”,只能是玩忽职守渎职或者是腐败交易的结果。

“一人双户”、“一人四户”,面对最近户籍领域内密集爆出这些惊人乱象,除了呼吁对具体案件的彻查穷究之外,我们显然还应进一步对户籍管理本身进行检讨反思。向来以严格甚至严苛著称的户籍管理制度,何以在一些特殊人物那里,竟然如此形同虚设?导致这一切的,除了少数违法人员的个人原因之外,是否还存在更内在深刻的制度原因,比如,户籍立法严重滞后(至今实行的仍是50多年未修订的《户口登记条例》),户籍管理的权利保障属性太弱、权力管制色彩太强……

陕西神木县“房姐”至少有4个户口!记者21日查实,除了此前被曝光的两个户口,龚爱爱还有两个户口,分别在北京市朝阳区奥运村派出所和陕西省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,户名均为龚爱爱。(《京华时报》1月22日)

而在这四个户籍中,北京户籍的特殊地位和巨大“含金量”,又绝非一般其他省市户籍可比,若非北京出身,其获得的难度,极为巨大的。“房姐”“神通广大”的办户口能力,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。

真所谓“没有做不到,只有想不到”。正当舆论还在为最近频繁爆出的“房”氏家族“假户口”现象议论纷纷之时,陕西“房姐”竟然再次刷新打破了自己参与保持的“多户口纪录”,继“一人双户”之后再创“一人四户”的神话!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dp4.com河南省三门峡市腾国恒体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- www.adp4.com版权所有